欢迎访问!
bob综合APP手机客户端下载
您的位置:首页 >> bob综合APP手机客户端下载

政教勾结利益交换自酿苦果 日本右翼纵容“统一教”遭反噬

发布日期:2022-10-02浏览次数:1

  政教勾结利益交换自酿苦果 日本右翼纵容“统一教”遭反噬“统一教”*初由韩国人文鲜明于1954年创立,于1997年被我国认定为。然而在日美等国家,“统一教”早已渗透政治层面。在日本,“统一教”与右翼势力“互惠互利”,右翼政客为教会提供庇护,教会则回报以信徒的选票、政治献金和舆论支持。分析认为,因为自民党与“统一教”政教勾结的过往,安倍晋三作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任时间*长的首相被“统一教”疯狂敛财的受害者之一山上彻也刺杀,表明日本右翼纵容该教会数十年后终于遭到了反噬。

  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县街头演讲,为自民党的参议院选举助威,突然遭遇枪击身亡。安倍晋三作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任时间*长的首相,他的猝然离世震惊世界。关于嫌疑人山上彻也的行凶动机,一时间众说纷纭。

  根据日本《东京新闻》《朝日新闻》等媒体报道,山上彻也在向警方的供述中称:“我的母亲执迷某宗教团体,导致我心怀怨恨。我了解到安倍与这个团体有联系,所以对安倍起了杀机。”山上还告诉媒体:“在过去,我的家人曾成为某宗教团体的信徒,并向这个团体捐献钱财,导致生活困顿。”

  供述一石激起千层浪,将舆论的关注点聚焦在安倍遇刺背后的某“宗教团体”上。日本《现代商业》刊出独家消息称“刺杀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山上彻也供述了宗教团体的名称——统一教”。此后,日本《每日新潮》等媒体也跟进相继报道了“统一教”的信息。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统一教”承认山上之母是其成员,并称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随着媒体报道深入,原本在水面之下活动的“统一教”逐渐进入众人视野。自民党与“统一教”之间政教勾结的内幕被揭开冰山一角。

  据中国反网介绍,“统一教”于1954年由韩国人文鲜明创立。1997年5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在给吉林等1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关于将“统一教”定性为组织的批复》中认定,“统一教”为组织。

  “统一教”创立者文鲜明自称16岁时在复活节“亲见耶稣降世”,自己是“基督的使者”,假托基督教编成了一本自己的“传教经文”——《神圣原则》,宣称自己“将完成神圣的使命,使人类摆脱撒旦的统治,成为全世界、全宇宙的主宰”。目前“统一教”在全球近200个国家都有活动。

  “统一教”成立后,文鲜明在韩国中下层国民中广招信徒。在这过程中,常以讲授“教义”为幌子,进行教主指定婚姻,通过指婚举行信徒的集体婚礼。1955年7月,文鲜明一度因“扰乱社会治安和破坏风气”的嫌疑被韩国警察局逮捕,但3个月后在一众信徒的活动下得以释放。

  1957年,“统一教”开始谋求走上层路线获得权势人物的支持,趁机扩张势力。文鲜明同时将日本和美国作为“统一教”海外发展的重点。于1957年开始远征美国传教,于1959年开始在日本活动。

  1966年文鲜明在日本重要社会活动家笹川良一引荐下与自民党大佬岸信介(安倍晋三的外公)建立联系。两人在摆脱战后体制、修改宪法等方面,想法极为接近。1968年,在岸信介帮助下,文鲜明在日本建立了右翼政治组织——“国际胜利联盟”。该同盟通过在大学、工会和各类组织举办讲座,组织街头活动的方式进行意识形态的对抗性宣传。“统一教”在选举时对岸信介的势力既出人又出票,岸信介对其求之不得。

  时至今日,自民党内*大的派阀组织——清和会(安倍派)成员仍出现在“统一教”组织的会议上,两者保持着非同寻常关系。自民党依靠“统一教”获得选票和政治献金,“统一教”依靠自民党的政治包庇获得发展空间和敛财,保护教会多年来免受日本当局起诉。

  英国《卫报》曾报道,“统一教”建立者文鲜明在2012年去世,去世前面临无数指控。他指使成千上万的陌生人结婚、通过教会谋取巨额利益、洗脑教会成员、破坏成员家庭。

  2012年第二次安倍内阁成立,各类宗教团体在背后作为后援团体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影响,“统一教”通过政治献金与选票支持的方式暗地支持自民党,换取自民党的政治庇护,尤其是安倍晋三内阁为实现修改日本国宪法摆脱战后体制的目标,积极寻求同日本各种宗教团体建立互利关系,以此获得宗教信众在各级选举中的广泛支持。

  2021年5月16日,日本评论家原彰宏曾在《MONEYVOICE》上撰文称,自民党与“统一教”的关系也是在选举中建立起来的。自民党的一位前选战活动人员称:“2013年参议院选举时,我曾在与安倍首相关系密切的一名议员手下工作。当时,有两名拿着‘统一教’名片的秘书被派到我这来,帮助发送信件和集会动员。当时正是这名议员当选岌岌可危之时,但由于来自‘家庭联合’的数万张选票投进来,这名议员得以逆转获胜。”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安倍晋三去年9月还曾出席“统一教”的相关演讲活动。据原彰宏统计,安倍内阁时期有11名阁僚、菅义伟内阁时期有9名阁僚与“统一教”有关联。

  作为政策回报,自民党当局长期以来对“统一教”向信徒大肆敛财的行为置之不理。日本媒体曾估计,从1987年到2019年,“统一教”通过灵感商法销售和其他手段造成了超过122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的损失;2019年的损失仍为11亿日元。日本《朝日新闻》从2014年至2017年曾11次报道,因“统一教”向信众敛财而产生的财产赔偿问题,并揭露该团体与自民党高层的频繁互动。但是在安倍内阁的有意掩盖下,相关案件并未能得到关注。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各级选举中宗教团体的鼎力支持背后大多数伴随着自民党利用执政党地位在特定环节对宗教团体的政治庇护,“统一教”在日本社会多次曝出教会向信徒大量敛财,致使信徒不堪忍受的丑闻。

  这次震惊世界的刺杀事件,按照嫌疑人山上彻也的供述,因为其母向“统一教”捐赠大量财产后破产,“我想我必须惩罚他们”。这很难说不是日本右翼势力为达目的,拉拢各种魑魅魍魉操控民意,甚至包庇纵容作恶而遭到的反噬。 据《光明日报》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街头遇刺身亡之后,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很快宣布了要为安倍晋三举行“国葬”的消息。然而,这一决定却在日本国内招致普遍批评。大多数民众认为,日本如今疫情依旧严重,与其花费税金为安倍晋三举行国葬,还不如把这些钱用来救济需要帮助的民众。

  据报道,山上彻也今年42岁,曾在日本海上自卫队服役三年,未婚无子女,独居在日本奈良一个仅有十几平方米的公寓里。根据多家日本媒体的报道,在他的同学的印象中,山上彻也是一个性格温和、能吃苦且认真的优等生。高中毕业之后,山上彻也却没有选择继续进入大学深造,因为这个时候,他的家庭连续遭受变故,父亲和祖父相继去世,而母亲由于精神上极度空虚,加入了“统一教”这个。7月10日,韩国“统一教”驻东京的一名代表证实,山上彻也的母亲的确是该教的长期信徒。

  外祖父去世后,山上的母亲深陷不能自拔,竟把公司直接捐给了“统一教”。家里失去了生活来源,三个孩子饥一顿饱一顿。山上和同样学习优异的哥哥皆因生活贫困无法上大学,早早出来赚钱养家。

  山上21岁时,他的哥哥不幸染上重病,家里实在拿不出钱医治,只能到处借钱,而哥哥又不想拖累家人自杀身亡。哥哥的死,对山上造成很大的精神刺激,对“统一教”愈发愤恨,也曾尝试过自杀。2003年,山上进入日本海上自卫队。退役后,便回到社会。他在超市运过货,在餐厅打过工,后来又当了叉车司机,但都不稳定。近几年,他一个人住在奈良市的公寓里,深居简出。

  虽然“统一教”宣称无法追踪信徒的捐款记录,但山上彻也母亲的故友对媒体称,山上彻也母亲入教后就向教会大量捐款,还曾拜访“统一教”的韩国总部。山上彻也曾对同事透露,他和母亲因“统一教”教会的人借“驱魔”推销宗教产品而不断吵架。

  为了让母亲远离教会,山上彻也做了一些努力。2009年到2017年,母亲暂停了教会活动。但2017年,“统一教”又找过来,她再次开始参加活动,直到今年,每个月都会去一次教会。媒体报道,山上彻也对同事透露过自己的烦恼:母亲无法摆脱教会。

  刺杀安倍当天,山上彻也的目标原本是“统一教”的高管,之所以将目标转为安倍晋三,是因为无法达成目的,而他认为安倍晋三与统一教的关系密切。“安倍和许多右翼、保守的宗教团体有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也一直被他的政治对手所攻击。”曾长期担任安倍外交、安保政策顾问的庆应义塾大学教授细谷雄一说。

  此外,长期执政的安倍政府以“宗教自由”名义拒绝干预或披露“统一教”的“集体婚配”“强迫捐款”等问题,也遭到民众质疑。直到今年6月,在NHK电视台的辩论节目中,还有在野党领导人指责安倍与“统一教”的关联。

  2022年7月12日,致力于解决“统一教”有关司法争议的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召开记者会,该组织的律师渡边博等人称,“统一教”的教义就是“将全部财产奉献给神明”,并举例称,“统一教”以3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0万元)的价格向信徒出售所谓“圣书”,该团体还曾要求其信徒贷款借钱以供奉金钱。

  山上彻也悲惨的身世曝光之后,日本民众对山上彻也的同情达到了顶点。日本一网站日前发起了要求给嫌犯山上彻也减刑的签名请愿活动,超6000人在请愿书上签名。还有日本民众向在拘留中的山上捐赠了现金、零食和漫画书等物品。

  而“统一教”与日本政客勾连的问题,则遭到了日本媒体和民众的一致声讨,不仅反对安倍“国葬”的声音逐渐加大,呼吁追究自民党责任的民众也在增加。不少人认为,山上的行为揭露了“统一教”的真面目,拯救了很多人,山上应被定为无罪。有人甚至称,“如果山上被定罪,全日本的政治家都该被制裁”。

  根据日本《每日新闻》的调查,岸田的支持率从一个月前的52%下降至36%,不足四成,是去年10月上任以来的*低水平。这份调查显示,有87%的受访者认为,“统一教”与自民党之间的关系“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或是“构成某些问题”,只有4%的人认为“没有任何问题”。

  据报道,美国《华盛顿邮报》和日本学者发表的相关论文表示,“统一教”在日本通过强制老教徒拉来新教徒、传销花瓶等小商品、要求信众为家人的“罪孽”花钱赎罪、设置配额捐赠、算命诈骗等等手段攫取了大量财富。

  而根据从“统一教”脱离出来的副岛义和、井上弘明等前中高层人士对媒体的披露,上世纪60年代以来,“统一教”在日本地区获得的数亿美元的巨额利润中,70%以上都被用于“统一教”在美国的活动经费。到了70年代后期,“统一教”逐渐形成其全球商业版图之后,这些资金主要被用于“在韩国和美国购买大量房地产并开展大量其他业务”。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据首尔《每日经济日报》公布的数据,“统一教”在韩国坐拥四家制造公司,分别涉足参茶、钛金属、机床和军火,在美国的马萨诸塞州、阿拉斯加等地区经营捕鱼和鱼类加工业务,在纽约、华盛顿、东京、塞浦路斯、蒙得维的亚等地拥有报纸、电视台等传媒集团。

  “统一教”的资产究竟有多少至今是一个谜。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1980年代的“统一教”,年收入可达上亿美元,其仅在华盛顿地区的企业、物业资产价值超过2亿美元。而据美国奥兹曼网2017年11月报道,通过压榨信徒和进一步扩张,“统一教”建立起了庞大的商业帝国。据悉,教会在美国拥有十几家商业公司,价值约15亿美元——美国的渔业、珠宝、毛皮产品、建筑等行业均有文鲜明的身影,甚至操控包括《华盛顿时报》在内的数家报纸杂志。据韩国媒体报道,“统一教”在韩国拥有13家公司,价值16亿美元。 据《参考消息》

Copyright © 2022 bob综合APP手机客户端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ICP备********号-1 XML地图